有时⭐星远

我,时星远,底层文手,咸鱼一只,随缘沙雕段子,目前主食楚郭嗷嗷,没有啦~

楚郭--换个世界依旧爱你(中长篇)

我。。。为了不开车,这周先发个引子上来

因为马上就要合格考了,所以最近有点忙抱歉qvq

这次短小了,元旦大粗长好不好qvq

——————————————————

--引子(上)

赵云澜发现楚恕之和郭长城最近的状态不太对劲

这两天,他总是发现楚恕之每次出完任务回来之后,总会愣愣的捻着手里的符纸,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郭长城似乎比之前更加抵触与枪的接触,工作也总是心不在焉

赵云澜试着询问过二人情况,但是二人就像是统一了口径一般顾左右而言他。这令赵云澜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知道谈恋爱以后人会发生改变

但这改变的也太奇怪了些……

……

楚恕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符纸,不禁开始回忆,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似乎是她和郭长城谈恋爱之后便开始发生的

……

那是一次外勤工作,楚恕之领了任务,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地踏出了特调处的大门,而郭长城也是匆匆忙忙的拎上挎包,跟着他楚哥的脚步一同出门

而没有人知道的是,在这一天之前,郭长城答应了楚恕之的告白

郭长城坐在副驾驶上,偷偷抬眼看着驾驶位上楚恕之的侧脸,自己的脸颊却悄悄飞上丝丝红晕,现在的他,不仅是楚哥的搭档,也是楚哥的恋人。

楚恕之似乎发现小家伙在看着自己,挑了挑嘴角,微微偏过头:

“怎么?不习惯和我谈恋爱?”

郭长城顿了顿,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脸上的羞涩却添上一抹甜蜜:

“嘿嘿…刚、刚开始谈恋爱肯定有一点嘛…不过我只要跟楚哥在一起,就很满足了。”

---“只要跟楚哥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

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郭长城的脑海里似乎一直萦绕着这一句话,下一秒一阵轻微的眩晕感闯入郭长城的大脑,他眼前的景象开始迅速闪烁

隐隐约约地,他似乎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射击训练场中,一双手扶着他手中的手枪,“他”偏过头,楚恕之的脸映入视线

---“只要跟楚哥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

“长城?”

“长城!”

郭长城猛的回神,他依旧坐在轿车的副驾驶位置上,车子停了下来,似乎是因为面前路口的红灯,他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转过头,是楚恕之担忧的神情

“长城,你怎么了?”

郭长城拼命眨了眨眼,但奇怪的现象好像并没有再出现,只那一句话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只要跟楚哥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

“楚哥…我没事……”

他抬起头。嘴角勾起一个勉强的微笑

tbc

————————————

对不起大家>人<这周太短小了,这是引子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和第一章节大概又要拖一周,我真的是一个煤气煤气煤气的写手啊啊啊

再次短小歉。。。

(听说 @程亦骁 太太一月十六生日诶嘿嘿,打算给太太写生贺~)

明天再不更新


我就


开车


楚郭[浪漫摩天轮]

今天的第二发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楚郭


————————————


楚恕之和郭长城谈恋爱了。


说起来,楚恕之老套的告白方式还遭到了赵云澜的嫌弃,据赵云澜口述,郭长城前一天还一脸局促的捏着张纸条不知所措,第二天就被楚恕之搂着并宣布了二人正式交往的消息。现在看来,那纸条上写的多半是“老子喜欢你,和老子谈恋爱”这样的话语。


那好办啊,赵云澜躺在沈巍膝盖上大手一挥,许了两人三天假期,让二人好好相处相处。当天晚上,赵云澜拍着楚恕之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竖了个大拇指。


结果当然是得到了楚恕之的一个大白眼。


……


晚上


楚恕之靠在床头,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小恋人发了条消息


-明天想去哪里?


没过一分钟,消息得到了回复


-去楚哥喜欢的地方就好


-我喜欢去坟地,你去吗?


对话窗一阵沉默。


楚恕之忍不住笑出声,反应过来时已经打了笨蛋两个字上去


-笨蛋,我喜欢和你一起去的任何地方。


依旧没有回复


楚恕之愣了一下,心想这小子不会睡着了吧?接着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长城?


-楚哥我在!


这次是秒回。


楚恕之的眼神有些复杂


-所以,想去哪?


……


楚恕之面无表情地立在一个巨大的卡通路标下,一个小女孩跑过来喊了声“叔叔好!”随后就在她家长“不要和奇怪的人说话”的声音中被拽走了。楚恕之拿出手机看着聊天框上扎眼的“游乐园”三个大字,胸口有些隐隐作痛,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了那个小家伙。


“楚哥!楚哥!”


楚恕之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小人儿拽着个跨包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等小家伙喘匀了气,他伸手揉了揉对方跑的乱蓬蓬的头发,对上这小家伙的眼睛,才发现他眼底浓重的黑眼圈


“怎么?没睡好吗?”


郭长城听了这么一句话,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上不知是剧烈运动后的潮红还是红晕,捻了捻挎包的带子,支吾半天才开口


“昨天晚上因为要和楚哥出门…太高兴了,就…凌晨才睡着,早上也起晚了…”


面前这个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的人儿,令楚恕之的心情好了不少,轻轻刮了下郭长城的脸颊


“笨蛋,去玩吧”


一踏进不满游乐设施的区域,楚恕之就后悔了,他甚至有些怀疑平时这个小孩儿怕鬼到底是不是真的


“楚哥!来坐过山车吧!”


楚恕之实在不知道这个在天上转圈圈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无聊……”


但还是跟着坐了。


“楚哥!你看那个好可爱!”


楚恕之也不明白那些人一个个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和别人拍照是什么想法


但还是帮着拍了。


郭长城兴致勃勃的在楚恕之身边看着照片,楚恕之了挑眉:“是挺可爱的。”


郭长城:“对吧对吧!”


楚恕之好气又好笑的啧了一声:


“笨蛋,我说你可爱。”


这句话成功地使小家伙又一次红了脸


……


郭长城晕乎乎的被楚恕之从不知道第几个过山车上扶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昏暗,游乐园各处的霓虹灯一串串亮起来,把整个园区点缀得更加梦幻。楚恕之静静地听着郭长城在身边滔滔不绝地讲这一天的心情体会,悄悄牵过小孩儿的手,小家伙愣了一下,眼底飘上一丝红晕,却没有反抗。楚恕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挠了挠头心想自己果然不会谈恋爱,便随手从一旁的小摊上买了个兔子形状的棉花糖塞到小孩儿怀里


“喏,多像你。”


……


郭长城显然是玩累了,抱着棉花糖和楚恕之坐在长椅上,听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小家伙吃着糖,似乎格外满足。而一直注视着郭长城的大冰块楚恕之脸上,少有的露出了愉悦的神色


二人目光交汇,郭长城却傻傻的问了一句


“楚哥,你也想吃吗?”


楚恕之挑了挑眉,点点头,却推开了郭长城递过来的棉花糖,拇指轻轻蹭掉小孩儿脸颊上的糖丝送进口中。


“甜的。”


……


摩天轮上


郭长城双眼亮晶晶的,兴奋的看着自己一点点远离地面


“楚哥,你知道吗?这个游乐园在市中心,据说到了摩天轮最高点的时候,从这里能看到整个城市……”


楚恕之坐在对面,安静地听着,眼神却一直没离开过小家伙的侧脸。窗外,是万家灯火,映着郭长城的脸颊,小人儿水润润的眼中是向往,是热爱,以及他对这个城市深深的依恋


“楚哥,我真的很喜欢这里…”


听罢,楚恕之笑了


如果说郭长城爱着的是这喧嚣城市,世间万物


那么他楚恕之的心里,爱着的就只有郭长城一人


因为郭长城,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摩天轮一点点向高处攀升,不知怎的,楚恕之渐渐从郭长城眼中看出了一种焦虑与犹豫的神色,小家伙的拳攥地紧紧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


听到问话的郭长城反是吓了一跳,小家伙的脸上又一次飞上了一抹潮红,楚恕之确信不是灯光的缘故。郭长城嗫嚅半天,衣角被他拧得皱皱巴巴

半天才开口


“楚哥,你知道摩天轮的传说吗…?”


楚恕之心想自己活的够久了吧但好像没听说过这么个东西:“没。”


“就是…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如果舱内的情侣接吻,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但如果不接吻,他们很快就会分开,并且不会再和好了…”


“哦?”


楚恕之的语气中有些许玩昧,他好像知道了这个小家伙非得带自己来坐摩天轮的真实想法,故意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却紧紧地观察着这个小家伙的反应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信这个?”


郭长城听了回答。愣了愣,眼睛里闪烁着亮光黯淡了不少,但还是扬起头,回了楚恕之一个微笑


“啊…对啊,肯定不准的…嘿嘿…”


随即小家伙像是逃避一般别开头,强颜欢笑的看着舷窗外


眼看着摩天轮即将升上顶点,楚恕之看了眼小家伙的眼角,星星点点的晶莹闪烁,轻声笑笑,身子向前倾了倾:“笨蛋,来,跟你说个事。”


听到楚哥叫他,郭长城慌忙的抹了下眼角,带着红红的眼眶转过头去,下一秒,小家伙的下巴被一只手擒住,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猝不及防的,唇上一阵温凉的触觉


摩天轮,升上了最高处。


……


唇分,郭长城依旧保持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状态,楚恕之看着爱人的窘态笑出声来,刻意舔了舔嘴唇


“怎么?没亲够?”


郭长城木然的点了点头,却在突然反应过来以后把脸埋在掌心里暴风摇头,楚恕之的心情更加愉悦,伸了个懒腰,仰身靠在靠背上,冲小家伙勾了勾手指


“摩天轮下去还要好久呢。”


郭长城从指缝中瞄了一眼楚恕之,扭捏了半天,终是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扑到楚恕之怀里……


……


从摩天轮上下来以后


“笨蛋,饿吗?”


郭长城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饿…”


“着急回家吗?”


“不…不急…”


“那好办~”楚恕之一把牵起了小家伙的手,“跟我回家吃。”


“诶?楚哥等…等一下…”


然后就被塞进车里扣上了安全带


……


当然,饭肯定是没有吃成的


第二天早上


“楚哥…我腰疼…”


“腰疼?我给你揉揉”


“哎,楚哥你揉就揉吧,别…别捏我屁股…”


“这有什么,昨天晚上哪里没捏过?”


“//////楚哥……”


这天,楚恕之心情格外灿烂


over


——————————

第一次试着写正常的糖果,有很多文笔以及景物烘托的不到位,请大家见谅。。。。


如果还是勉勉强强可以食用的话,希望有小心心和小手手,啾~


接下来准备开一个中长篇叫做三生三世,下周末发上第一世~


今天依旧是爱着楚郭的一天~


精英死神楚x见习天使郭

梗源来自 @盐一罐 太太的图


吹爆那两张超可爱的好吗!


————————————

死神分两种


一种是带领小恶魔去收割有罪之人灵魂的


一种是带领小天使去收割平凡之人灵魂的


于是让我们恭喜精英死神楚恕之从天堂喜提小天使郭长城


从此楚恕之在收割灵魂的时候就没安稳过


“楚哥你看她孙女哭的多可怜啊我们放了她吧……”


“楚哥他死了她怎么办啊……”


“楚哥你放过他好不好呜……”


楚恕之从天使手里抢回衣服角以后总想反手一镰刀砍过去


“笨蛋!死的又不是你奶奶!”


“笨蛋!他自己能活!”


“笨蛋!我放了他用你完成业绩行吗?!”


没想到那笨蛋天使居然答应了……


郭长城也不明白明明都答应了为什么楚哥还不放人……


郭长城每次看到楚恕之收割灵魂的时候,往往都会大哭一场拼命哀求楚哥放掉他们,然后扯着楚恕之袖子捧着一团小小的灵魂抽泣一路。


但他觉得楚哥不搞死他就是对他很好了


毕竟之前被这么多死神前辈嫌弃过……


然而楚恕之觉得给他分配这么一个笨蛋简直就他娘的要命


要是不和他一起工作就好了……


然而这话很快就灵验了:郭长城翅膀受伤了。


为了保护一个灵魂不被暴走的恶魂吞掉


总之,郭长城在家卧床一月


可是这一个月楚恕之总觉得在工作的时候少了点什么


并且这个铁面无私的精英死神居然…


会 脸 红 了 !


估计是那次翘了班去看郭长城被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叫了一声楚哥以后发生的事情


总之,死神先生意识到


自己喜欢上这个笨蛋天使了。


于是郭长城在复班的第一天就明显感觉到


楚哥好像温柔了不少?


虽然还是会骂他笨蛋……


但楚哥居然会在他哭的最狠的一次真的放掉了那个灵魂!


于是就成就了被车撞后导致大动脉飚血后奇迹生还的头条新闻………


之后楚恕之的月奖金就被扣了个精光。


但郭长城在事后竟答应了楚恕之的告白,可喜可贺~


晚上


“小子,因为你我的奖金泡汤了,你怎么补偿我啊?”


“怎…怎么补偿…?”


第二天


郭长城第一次无缘无故翘班了


over

————————————————


是个短篇沙雕诶嘿嘿


待会儿码个糖补上嘿嘿


灰狼楚x兔叽郭(后续车)

果然被屏了

走外链吧

链接在评论里

——————

灰狼楚x兔叽郭(后续车)

前文。。往前翻翻吧。。

(等我会弄超链接一定把前片的链接弄上来x)

(前戏无能,直接步入正题)

————————

下一篇文依旧是沙雕小段子

下周更新

我觉得。。。这个沈达威不得了啊。。。

居然给江明洋辛鹏两位哥哥都配过音???

就当是个楚郭衍生大家乐呵乐呵

(我说我看朔风cut的时候怎么感觉和小锅巴声音这么像)

灰狼楚x兔叽郭

(是个沙雕段子)
——————————
俗话说得好: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可没说不能成妖啊~

于是刚成了妖化出人形的兔叽郭长城就出来蹦蹦哒哒

然后…就因为两条腿被树根拌了个结结实实,硬生生摔回原形。

之后就拖着受伤的腿跑到草丛里哭唧唧

结果正好被出来觅食的楚恕之撞见了

郭长城被突然出现的灰狼吓蒙了,也不跑也不哭了,就站在原地和楚恕之对上眼了

楚恕之觉得这兔子是不是傻了为什么不跑,这样连捕食的乐趣都没有了,于是就试探着用爪子碰了一下兔子耳朵

然后郭长城就用兔子形态表演了一个原地哭爆

然后楚恕之就看见了郭长城受伤的腿

然后楚恕之突然觉得这兔子还挺有意思的养肥了再吃也不迟

然后郭长城就被莫名其妙的叼回狼窝了

郭长城:…………???

一路瑟瑟发抖被叼走的郭长城发现这狼窝好像不是普通狼窝,倒像是人类的家,被放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以后,郭长城才在一阵化形的烟雾中明白

这灰狼也成妖了

而且妖力好像还不小的样子

楚恕之化为人形之后看了看沙发上的兔子,它好像…已经完全不害怕了呢…

楚恕之挠了挠耳朵心想本来是回去野外体验旧时光的,没想到居然捡回来这么一只二货兔子

连自己要被吃了都不知道

叹了口气掏了个药箱出来给兔子腿上上药包扎,仔细弄完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要吃了它吗…?

算了,先养着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结果等楚恕之下一次反应过来自己是要吃兔子的时候都已经学会炒青菜了。原因是不想总闻着家里的青草味…

楚恕之:…………???

就这样一狼一兔懵懵懂懂却十分融洽的生活了好久,楚恕之每次看着兔子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都觉得心中好像多了点什么,渐渐就把吃兔子的想法抛到了脑后,郭长城也知道了楚恕之的名字,有的时候还会跳到楚恕之围裙兜里看他做饭,然后被呛到。

楚恕之每次在兔子被呛到的时候都会骂一声笨蛋,再把兔子拎起来放到地上,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只兔子了,甚至晚上把它从小窝里抱到自己枕头边,兔子也很喜欢这狼,心里一直默默地叫着他楚哥。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晚上,郭长城妖力恢复充足,就这么突然地在楚恕之枕边变成了人形

第二天早上楚恕之醒过来的时候整只狼蒙了:这兔子啥时候化的形???

最主要的是兔子身上啥也没穿……

楚恕之脸上一热,觉得自己好像起了什么奇怪的生理反应

就在这一刻他终于决定把兔子从食物变成媳妇儿

然后伸手捏醒了郭长城,兔子揉了揉眼睛,第一句开口就是:

“唔…楚哥…怎么了…?”

“////啧…小子,你过分可爱了…”

“老子要和你交配,不许不答应”

————————————————
后记:

“楚哥…我不会怀孕吧…”

“…………笨蛋,你是公的”
————————————————
沙雕段子试写

还会有其他paro的沙雕

嗯…超过10赞我就继续写…

一个真实的杰佣故事(亲身经历)

匹配成功

杰克一个华丽的转身,来到求生者们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拜访——

“让我看看…园丁,慈善家,医生…”回到位置上,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这次的求生者阵容,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还有…一个雇佣兵”

杰克向着庄园主示意自己准备好了,去听得后面的座位中传来一个颇为挑衅的声音:

“杰克?”

“我弹簧手今天就要教你怎么做人。”

杰克轻笑一声,面具下的眸子盯着那高傲的脸颊。

“是么……?”

游戏开始——地点——

红教堂

杰克现身于教堂一个极其偏僻的角落,但这个角度却足以让他清楚地捕捉到所有密码机的轮廓,他没有急着四处寻找猎物,而是眯起双眼,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没过多久,一台密码机轻微的震颤了起来,与此同时,雾圈也开始出现

在那里了

是一个可怜的园丁

哪怕有无敌房作为倚仗,却还是倒在了杰克的利刃之下。

杰克回想起那个佣兵开场之前对他说的话,刻意的把园丁放在了一个周围十分空旷的椅子上。

陷阱完成,剩下的便是等待猎物的到来……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便感受到轻微的耳鸣声

有猎物上钩了…

耳鸣声越来越剧烈,直到杰克能看到来人的身影

果然是他

一次,两次,试探性的解开绑在园丁身上的绳索,杰克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佣兵的动作,第三次,看准时机——!

——恐惧震慑——

擦了擦刀上沾染的血迹,不再去管那个即将淘汰的园丁,抱起倒在地上的佣兵

“怎么了?不是很能皮么?”

“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嘛?”

不甘心,愤怒,怀中人的表情十分的精彩,下一秒,那人便开始不屈不挠的挣扎。杰克顿了一下,便把怀中的佣兵钟到了不远处的一台密码机附近。

“我可不想看到你淘汰的这么快…”

“等我把他们都淘汰了,再来陪你好好玩…”

——两台密码机未破译——

——地窖已开启——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将慈善家送上椅子后,杰克凭着雾圈,一个传送,瞬间来到佣兵的身旁

那衣着弹簧手的佣兵显然是愣了一下,啪的一声,密码机校准失败

杰克的喉咙里不易查觉的哼笑了一声,再一次抱起这个调皮的佣兵

“不擅长修密码机就不要逞能了…”

“我还是很喜欢你在我面前跑来跑去的样子呢…”

——大获全胜——

——园丁 迷失——

——医生 迷失——

——慈善家 迷失——

——佣兵 逃脱——

…………

赛后

杰克很惊讶的是,那佣兵竟然主动来找了自己

“咳…杰克…我…”

看着他微红的脸颊,杰克内心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掀起面具的一角,在佣兵的额上留下一个轻吻

“小奈布…再怎么调皮,我也不会讨厌的哦”

end
————————————————

好的我承认这个爪爪杰是我…

不过这个奈布真的很可爱www,赛后来找我,一脸害羞嘿嘿嘿想太阳【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时光邮局【佐鼬】重发

瑟瑟发抖 @CRIS_Axiomatic
交卷(我一定是写的最差的呜呜呜)
和大佬们一起盲狙2018高考全国卷1

宇智波佐助最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

而且这些梦,都只关于一个人

宇智波鼬

佐助一个人孤身站在一条孤寂的小巷中间,四处的景象以及古旧的建筑物分明告诉他,这并不是现实的世界,或者说,是不属于他那个先进的时代的世界

-不是幻术,又做梦了么…

佐助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前做梦的经验告诉他,他并不会很快地醒来

-最近究竟是怎么了…?

-哥哥…在这个梦里,我还能遇见你吗?

一缕微风拂过佐助的面颊,带起了他身后一阵清脆的风铃声,这风铃声,似乎来自遥远的世界,却又那样熟悉

--“哥哥,这是什么?”

稚嫩的童声传入佐助的脑海,他有些难以置信的转过身,视线中分明出现了两个再熟悉不过的人

是鼬,还有他自己

准确来说,是小时候的他

那时的佐助稚气未脱,在鼬的后面,俨然是一副跟屁虫的样子,拉着鼬的袖子,指着面前的店铺,那店铺上俨然写着:

时光邮局

--“啊,这里是时光邮局,可以给未来的自己写信,佐助想去看看吗?”

鼬伸手,揉了揉小佐助的脑袋,依旧是那样耐心,那样温柔,尽管佐助最近已经梦到不少有关鼬的画面,但这个场景,却再一次勾起了他的回忆。佐助急匆匆上前几步,却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突然停住

-他们是看不见我的吧…

佐助跟着鼬和小小的自己进了时光邮局,悦耳的风铃声回荡在这间古色古香的小木屋中,两个人在店员的引导下分别写着什么东西,佐助好奇的凑到小小的他自己身前,只见白净的信纸上面的字体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小字:

哥哥,我爱你

佐助鼻尖猛的一酸,突然感觉这个场景对于他,好熟悉,又如此的陌生,爱这种感觉,在鼬永远离开佐助的时候,他就早已感受不到了

佐助强忍住内心中情绪翻滚,目光移到一旁的鼬身上,鼬的表情明显有些沉重,手中的笔落下的断断续续,不知在写什么。佐助刚想凑上前仔细看一看鼬写了什么,眼前却突然开始变得模糊,这个世界仿佛在一瞬间碎裂开来…

佐助大汗淋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眺望窗外,月色正浓,但这个梦却让佐助睡意全无,简单的披上衣服,缓缓踱至庭院,抬头望着空中的圆月,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这并不是普通的梦

那…究竟是什么?

佐助鬼使神差的走到门口早已落灰的邮箱,基本没有人知道他住的地方,平时与木叶的联系也总是依靠飞鹰来传信。他明知道邮箱内不可能有东西,却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它。

但里面正静静地躺着一个老旧的信封。

佐助的手有些颤抖,他试图把那荒唐的想法从脑海中驱赶出去,但这个念头依旧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他取出那个信封,封面上赫然是时光邮局的印戳

-“怎么可能…”

佐助咽了口口水,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上面的字,下一秒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打算拆开信封,但是它的独臂和心境慌乱对于拆信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他依旧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里面两张早已泛黄的信纸

其中一张上面,是熟悉的歪歪扭扭的字体

哥哥,我爱你

而另一张,上面只是简短而秀丽的一行字

原谅我,佐助,好好活着,我爱你

——————————————
也就憋到这里了,这里萌新,请多指教(鞠躬)
如果看出里面有点语C感觉的小伙伴可以扩我名朋!2466宇智波鼬!